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 来源:东北作家网  本站浏览:1340        发布时间:[2013-03-28]

   我所就读的学校位于北京的市郊房山区,这里是空旷的城市边缘,一些破败工程的残楼伫立,试运行的城铁驶过高架桥,钝重的钢铁在头顶以一种重失音乐器的声音飞驰而过,断续地有闪着红灯的大飞机在微微的鸣声中起飞或降落。夜幕垂曼,辽远广袤,泛着纱帐一般的紫红色。
  下楼买食物,走动的人很多,自己一人游离穿梭其中,有种被湮没的恐慌,却觉得很欣慰,甚至是有些高兴的,好像又找到了自己。是的,很长时间没有了这种感觉。来到大学校园,和同学们在一起,一个宿舍朝夕相处吵吵闹闹,就是那样没心没肺浑浑噩噩地度过一天又一天,融入了,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出口了。这样的日子与从前的我似乎是不多,小时候或许还有一些,那些喧嚣的年少时光与未经过滤的笑容。看着身边的同学坦然而踏实地面对自己的生活,每天打发着时间。或许对于她们,这样的情绪可以陪伴着到很远的地方,可是不知她们何时会认识到,只需要一个骨节的转变,一个时间的转身,就足以消磨掉心中那些粗糙却单纯汹涌的情绪,让棱角变成你习惯的沉默的表情。
  对于有些人,这很好。但对于有些人,这很糟。
  长期以来,我似乎一直是一个喜欢独处的女孩子,生性自由散漫,只顾于专注自己的角落,对于不关心的事务表现得与己无关,所以有时近乎于自私。而所谓自私,就是按照自己的本性生活,然后和虚无对抗。不可避免的,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可我未曾造作。
  诚然,这并不适合社会,然而人是一种社会动物。这样的方式很轻易被归结为逃避。逃避,对,是有这样的因素。逃避了更多,抛弃了更多,其实才能离自己更近吧。现在的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在这个规矩的环境里有着正常的作息时间表,参加必要的活动,该笑的时候会放声地笑。放假的时候就和朋友一起计划着去哪里游玩,充实自己的生活,然后在镜头里留下一个个大大的笑脸。然而真正静下来的时候,却很悲哀地觉得,真的丢失了自己。这样的我很健康,但却不是真正的我。想来,高三的我是最为痛苦的时候,然而却也是与自己贴得最近的时候,与生活贴的最近的时候。
  我的生活,其实整个初高中时期,似乎都是过着一种相对来说离群索居的生活。活动范围很小,除了学校与家里的两点一线,就只有家附近的超市、花店、音像店、西点房和几个小饭馆。在学校便是专心听课或看课外书,下课也是安静地坐着,哪怕只是发呆。放学的时候,有固定的朋友一起在操场上散步,一圈一圈直到夕阳下山然后各自回家。周末与假期的时候最为畅快,颠倒时差,昼伏夜出,晚上便是书本、电影、发着惨白光芒的电脑屏幕。肚子饿了,身边有囤积好的零食,偶尔忘了买,就披上外套,跑去二十四小时营业超市买来,穿过马路的时候,喜欢看它的空旷。但那种空旷是满的,像是容纳了许许多多白天存留下的东西,比如未完成的思绪、女人哀怨的哭泣、无处可置的庞杂烦恼……我一方面对此充满兴趣,一方面急于逃离,生怕一触即发。
  这些有灵念的东西是灵魂深处的,不可轻易冒犯。
  高三是确确实实的一个人的生活。回到老家,一个位于东北的小城,一年四季灌满了风,不分四季狂乱地刮着,未曾有些许温柔。陌生的教材,陌生的生活环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生活,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极其陌生却极其熟悉的自己。
  上学的时候天总是未亮,北方城市在未苏醒时凉得人内心透彻,让人清醒。家乡人信佛,城的中心有佛塔与寺庙,上学的路上会经过,可以闻到淡淡的檀香气味,还有路边栽种的不知名的植物,如若正值花期,还可以嗅到微弱的花香,倒也使人安静淡然。
  像大多数人的高三一样,不愉快,甚至是更加不愉快。为了适应这里更加紧张的环境与迥然不同的教材,我疲于奔命,一天中所有的时间全都用来学习,除了下晚自习后到家的那一点点时间。我给自己一些空余,整理脑中繁杂的思绪,不用面对书本,想想想要的生活——然而更多时候,却还是在计划学习。即便是这样,这难得的一点时间也让我感到相对的些许放松,于是洗漱的时间也成为一种大脑的小憩,因而珍贵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其实更容易面对自己,审视自己,虽然会多出很多痛苦。然而在这种高压的状态下,会让人思索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会明确人的目标、激发出人的潜力。当然,为时一年,这时间是长了些,熬过来似乎是一种幸运。在这种对峙中,人得以与自身对话,对自身不断质疑,在迷惘中不断确定自我。
  关于那段时间,想说得很多,然而现在最想说的竟是食物。食物,或许是最贴近生活的东西,而在那段脱离了外卖的时间里,我第一次与食物如此贴近。
  因为食堂的饭菜太难吃还总排不上队,而小城的饭菜总不合口味的缘故,我开始自己做饭——当然,仅仅是在放假的时候。
  下楼买来蔬菜,用清水洗净,极不熟练地慢慢把它们切成该有的形状,按照百度来的做法缩减成更为简易的方式,一步一步按部就班。按照自己的口味,总是放很少的油,不爱放肉类。有时候做得很难吃,可是自己都会慢慢地一口口吃得很干净。大大的饭桌,一两个菜,一副碗筷,一个人。安安静静,没有任何声音,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咀嚼的声音,似乎吃掉的不仅仅是一顿饭菜,还是一种生活,一段时光。就那样,有时就慢慢落下泪来。
  做饭和吃饭的时候,生活被渐渐放慢下来,自己也因此得到一种放松。与此同时,在发呆或是胡乱思考时,看着那些食物,能得到一种仍处在生活中的踏实与满足。有时切着菜,突然低头看到拖鞋上的兔子,竟就那样与它对视起来。
  有段时间接连着倒霉,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其中因为自行车被盗,只得借了一辆来骑。谁知骑到桥上的时候,这辆年代久远的自行车竟坏掉了,我不得不顶着风推着它走。头发被吹得不断打在脸上,我皱着眉,对自己说:“好了,就快好了。”说完,自己心里都是一惊,又在对自己说话了。无助的时候,自己会给自己安慰,这让我不由得笑了,带着些悲凉。
  很多时候,觉得时间似乎丧失了它的延续性,每一天同它的前一天分离开来,似乎丧失了茁壮成长,日新月异的感觉。那时候,总是习惯在空闲的时候翻弄回忆,给自己找来支持点,才能把这些断续的时间断续地支撑下去。不能看得太远,往前看得太远,未免会觉得当下过于痛苦,往后看得太远,会觉得没有足够的气力支持自己。也看不到太远,面前的事务过于庞大沉重,阻隔了视线,太多时候觉得越不过去了,真便像是一场困兽之斗。
  偶尔,以前的同学会打来电话,往往第一句话都是“怎么样”或是“还好吗”。听见这两组三个字的词汇,总是心上一酸。那时候接到一个这样的电话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表示有人记得关心你,更是表示你与过去有关联。这样,才发觉你没有被搁置起来,还有一根线连着,而你要努力,回去。
  在新的班级,有一个很恬静的女孩子,干净利落,不染世事,单纯的样子,很少说话。虽然因为学习的缘故有些许驼背,但还是觉得很漂亮,与时尚不同的那种漂亮。向她看去的时候,她总是俯在课桌上,蜷缩着身体,像含苞的花蕾,细细的一小枝,被随意插在一件宽松简洁的白色T恤里面。女孩学习很好,抬起头来有淡淡的笑容。看着她,像看着一株生长在清水中的马蹄莲,自己心中也会平静温暖。只是有时会担心,想她以后脱离了这单纯的环境,将会遭遇什么,她该如何是好。不过马上打消念头,不愿去想这些,只是希望她能够一直这样平淡安静地保持这份美好。
  有时会想,如女孩这般淡然平静,究竟是习惯了,还是这本就是属于她的生活。很多时候,因为晚上学得太晚,直接到了第二天早晨三点多,不敢再睡,怕起不来,于是五点就早早地到了学校。一个人在教室里坐着,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书,也看着光线的变化。窗外由暗慢慢变亮,初生的阳光透过空气折射出一些淡淡的斑斓。清晨的风还是轻柔的,微风的指甲像剥离被一夜的寒冷冻伤的表皮一样,把太阳的光线一点点剥离开来,慢慢融入空气中,天空像洒满了无数水晶碎屑一样璀璨夺目。忍不住站起来,站在窗前直视阳光,感到光线笼住周身,想着如若从自己的身后看来,这个大逆光的定格是不是也是一副好看的画面,而自己,会不会也像那个女孩一般透明起来。
    后来有一天,午休的时候,班里剩下的人很少,都在忙着自己的功课。我抬起头来,不经意地向女孩看去,却见她埋头在哭泣,是的,在哭泣,我看得出来。同学们都忙于自己的学业,没有人注意到。那瞬间,我似乎听到她身上阳光的爆裂声,她的轮廓急速暗了下去。潮湿阴冷袭来,虽是一瞬间的事,但摧毁了一种赖以暖心的美好。我知道女孩的心此时一定是紧缩的,紧紧缩成一枚黑色胡桃,那些泪滴落在旁人看不见的黑暗中,溅起大片尘埃。
  很喜欢路,长长的路,让人看不到尽头,不知通往何处,但是让人感觉可以一直走下去,可以走向未知,可以离开。有时下了晚自习,会一个人走在路上。北方的夜很黑,尤其是在冬天。寒风夹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迎面扑过来打在脸上,有一种切实感。夜的马路很空旷,偶尔,身后会响起哗啦哗啦的自行车声,有时会是笨重的大卡车,推着两团白亮的光团,轰隆隆地从身后追上来,瞬间惨白了我的脸,把那些纷飞的雪花映得清晰缓慢,如同置身梦境。然后倏地它就远去了,又把我和我的世界留在了一片黑暗无声的落雪纷飞中。
  有兴致的话,我会去火车站。空旷的视野中,整个世界都是茫茫的黑暗,只有站台发着微微的光芒,暗黄色。站台的长棚是一条黄色光芒的直线,站在下面,远方是呼啸而来的火车喧嚣,刺眼的灯光照亮额头,意图在黑暗中射穿出两个洞穴,然而还是灭了下去。我闭上眼睛。一阵嘈杂的上车人群,却使我感觉空旷安静。之后列车又喧嚣着离去,长长的轮廓慢慢模糊不清,长棚的灯也就灭了。我站在黑暗中,慢慢地,才转身向有吊顶灯光的出站口走去。
  对于路的热爱,到现在也依然没变。所以很喜欢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尤其是晚上,看着校外笔直空旷的马路,很想知道一直走下去会怎样,会通往哪里。在那样吃力流淌的时间里,我的脚步每一天,每分每秒都过于缓慢。似乎我是自己的一个观众,也是仅有的一个观众,所以有些时候,对于自己甚至没有太多的同情,甚至觉得所有的不能承受,只不过是因为脆弱,于是倒也能狠狠逼迫自己。那些时间是从未有过的痛苦难熬,虽有所获益,终是无论怎样也不愿重来的。
  现在回想那些细节,那些人那些事,都像电影胶片被无声拉过,剩下的只是一张张黑白暗淡的影子。记忆总是这样,其中的一部分会悄悄出走,不甘被碾平、制成标本,不知何时才会明白自己该如何安身,然后悄悄返回。它已经破碎,但是当它回归之时,便又真正恢复了色彩。
  如今,那段被时光浸渍的胶片,记录中最为现实与真切的,却是胃病。因为胃病,总是会感到胸闷嗳气,食管中像有个空腔装满了风。有时,我会觉得风里装满了那些回忆的胶片,那些影子轻曼透明,来回游走,令我难受,却感到一种真实。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现在在大学,生活安定下来,平静,恬淡。在网上找回了很多人,那些共同度过一段岁月的同学。有时谈起以前的生活,说对于现在有什么影响,我只是回答,胃病。看似最为肤浅的答案,然而我自己知道,这里面实则承载了很多。
  而现在,我只是希望自己仍然能看到长长的路,一路走下去,不要失去方向。不要迷失自己,那才是方向。

 
500元/篇〡「 三联生活周刊 」征稿:饭局风云
首奖1万〡首届甘南金羚”年度文学奖征稿启事
300—1000元/千字 │ 《故事林》杂志约稿函
《雨花》文学月刊 2019年 最新征稿启事
100-300元/千字〡「 幽默童话 」杂志征稿函
杜鹃文学杯--我身边的革命故事”全国青少年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弦歌六秩,从新出发丨《鹿鸣》2019年征稿启事
《格言》杂志最新征稿启事
首奖2万〡天蒙杯”美文大赛征稿启事
#月度征文#2018年12月:两难
放歌庐陵·行旅青原”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征稿启事 
《魔术老虎》童话征稿启事
300元-1500元/篇 | 「 网易槽值」招募线上作者
《名作欣赏》2019年征稿启事
《四川文学》大型征文我们的这一天”
首奖5万〡第三届桂城杯”诗歌奖(有为文学奖)征稿启事
100—500元/篇 | 公众号「 人生虚度指南」投稿须知
奖金8万5000元!第一届听音杯”书信大赛征文启事
首奖20万元 | 第三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征稿
更多...

童道明

周立波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爱心筑梦福建奔驰启明星计划”再启新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