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王开 来源:  本站浏览:1014        发布时间:[2013-02-19]


  夜晚,寒月收尽最弱的一缕清辉,大地顿失颜色。一头孤狼站在长城残破的墙体上,仰望黑黢黢的峡谷,发出一声长嗥。然后,它放开四脚,窜入巨人牙齿般的重重险峰之中
  夏月黎明,大山里的生命都睡着,方圆百十里,寂静的幻如太虚。我爬上锥子山,在铺满赤红色的碎石中间,发现一坨干得发白的狼屎。我不知道那头狼什么时候经过,又去往哪里,它只在那个神秘的夜晚拉了一坨屎供人琢磨。晨光中,我依稀看到它孤独的影子,辗转于莽莽绝壁,偶尔停下来回首,树枝摇动,风拂起它闪亮的毛皮,冷酷的双眼竟射着幽怨的光。我觉着,它和那个无处收留的吴三桂一样:效忠的崇祯死了,陕西米脂的枭雄扫尽他男人脸面,迎头是一支汹汹而来、志在必夺的敌人,他还有什么路可走?年轻的吴三桂握剑沉默,憋了半晌,喉咙里爆一声冷笑,硬起心肠,剃掉头发,去迎接与他同龄的多尔衮。
  吴三桂的智商绝对一流,但他接受多尔衮的命令时,只能装糊涂,他清楚得很,多尔衮按兵不动,派他对阵李自成,意在考验他是否忠心,也暗含消耗他的阴险。然吴三桂别无选择,他必须奋勇,拉开你死我活的架势鏖战。就在吴三桂的凌厉刀锋开始露怯时,多尔衮拍马而上,腰斩农民军,闯王大败。吴三桂抹干净身上的汗和血水,受封平西王,从此走上人生的另一条路。
  三百多年悠忽逝去,我凭着一种内心情结,攀爬一截一截残破的长城,当我浑身汗水的站在一座被野草和灌木封锁的敌楼残骸之上,眺望利刃般的群山,那条向南游走的长城,我的思绪十分复杂,悲壮、惨烈、忧患、气节诸如此类的感受都有了,唯独没有怆然涕下的感觉。长城,什么都能给你,但就是没有眼泪。在长城上,想流泪的人都是懦夫。
  那条南去的长城连着九门口,再往西通山海关,我异常惊讶的是,在九门口,我登上女墙,面向冀东敞开的谷口,想到绝望的吴三桂,踌躇满志的多尔衮,目空一切的李自成,真的没有任何情绪流动,无法模拟他们的厮杀,他们瞬息万变的心理。九门口时称一片石关,那道险隘像一块巨幅铜雕版,一丝一缕刻着吴三桂的痛苦抉择、多尔衮和李自成一决雌雄,直奉军阀角斗的细节,但我怎么也还原不了血肉横飞的场面,反而到了锥子山,长嘶短嚎、飞木流矢和呛人的烟火一下涌到眼前,几乎将我冲击仆倒。伫立盛开的荆条花丛,嗅着紫色的细碎花朵的清香,我警醒了,貌似宏伟的九门口段长城,不能给我真实的征战气息,是它过于整齐,勾缝、砖块的制造手法离我们太近,修复的同时隔离了光阴。锥子山长城的魅力,在于原始状态的野性,它傲视一切的逶迤,被风雨雷电剥蚀的残剩,哪怕一块断砖碎瓦,也传达着执拗似的抗衡。我以为,正是锥子山长城的现状,绝世独立的震撼力量征服了人心。
  锥子山长城最奇特之处,在于俗称的三龙交汇。站在蓟镇长城的敌楼之上,我清晰看到传说中的三条巨龙:东来的横贯绥中大地的叫辽东镇长城,南去的叫蓟镇长城,通往九门口、山海关方向,一头扎进西面叠嶂的长城,伸向嘉峪关。它们汇聚在锥子山峰,浮游奔腾,气象万千。领略三龙交汇的雄奇,须待日出之时,伴随浓重的过山雾。那一刻初日映红群山之巅,烁烁如佛光普照。尤其那雾,前呼后拥,闪展腾挪,一忽儿遮天盖地,白茫茫一片,再一眨眼,又自山尖渐退,缓缓蠕动。我们为眼中所见惊呼沉醉,拍了许多雾中的锥子山长城照片,约定每人写一篇文章,作为纪念。我虽积极响应,心底却发虚大凡极致的东西,都能轻易瓦解人的思维,令你不知所云,我只怕自己笔端迟钝,辜负大家美意。
  我记住了锥子山长城的粗粝,那些刻在券门石、射孔和瞭望孔的雕花也拓印脑海。当我仰望券门石上的缠枝莲、木马兰花,或俯身拨开野草观察射孔花纹饰样,迷恋也纳闷:谁想到的这个主意,把硬邦邦的石头呈现活泼的生活气息,装扮充满杀机的长城?从那些有条不紊的花纹看,锥子山长城的奇异雕花可能出自设计者的审美理念,而非劳动者一时兴起。我能为这一猜测自圆其说的,是应和一部分修筑官兵来自烟雨江南,他们秉承了江南建筑镂空雕刻的特点,移植到长城身上,陪伴着驻守将士的孤寂和思念。但猜测总归是个人喜好,真实的状况,大概永远成为无解之谜了。
  有人欣赏锥子山长城雕花,给贴上女性长城的标签,我私下揣摩,这叫法似乎欠妥,长城总归是雄性的,象征权利和责任,不好逮住一点阴柔的修饰,就急于下结论。我想说,给每一样事物定性,考虑周全些,才好服众,符合事物的本质。锥子山长城的雕花,再没有弄清楚之前,暂且让它野着,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或许更好。

 二
  锥子山长城属永安长城的组成,永安长城最早修建于明洪武六年,用于抵御俺达汗和鞑靼人的入侵。戚继光调任蓟辽总兵官期间,立足原基础加固,经过艰苦的修筑工程,形成今天蔚为壮观的景象。这段长城是中国历代长城中最有气势的,主要包括锥子山长城、小河口长城、大毛山长城等等。其共同特点,是统统修筑在人迹罕至的绝壁峰顶,你随便挑选山脚下任一地方,一仰头,跨山越岭的敌楼就矗立在那里,像犟种的汉子,脊背赤裸,皮肤里渗透阳光霜雪。日落黄昏,高危的敌楼又那么孤独,恍若残疾的天眼,俯瞰沧海桑田。
  本来,我想选三处长城中的一处看,但绥中宣传部的领导建议,如果体力有保证,最好都走一遍。他们这样说的时候,有推荐,有怂恿,神色中浮着你遗漏哪个都后悔的意思。结果,我分别登上锥子山、小河口和大毛山,而现实中的长城的确令人目瞪口呆,锥子山长城的三条游龙,小河口长城密集的敌楼,强烈地冲击我的视觉和心灵感官,大毛山别出心裁的单面作战墙体构造,巧妙的排水系统,一看叫绝。还有,大毛山长城真的很奢侈。
  后来,我一再地逢人就问,你知道那段长城用什么铺地吗?不待人答,又急急说,青砖。厚达数寸,四四方方的青砖!
  那天早晨我从锥子山长城下来,草草吃罢早饭,又随人登上大毛山长城。大毛山长城真的很奇怪,以我们的逻辑思维,单体城墙薄,应该在自然力量下损毁严重才是,谁知大毛山长城墙体保存相对完好,反而敌楼被自然摧毁的一塌糊涂。当我注意到脚下的青砖时,更加大吃一惊,嘴里立即蹦出奢侈两个字。几百年前的青砖,一块接一块,向前平展延伸,想一想,铺的是银子,是国家和地方经济,如果没有强大财政支撑,他怎么干得了?但即使朱家一代代努力,不惜资财建造庞大的防御工事,到底没有挡住满洲铁骑的马蹄,那些闯出大山的满洲人,一旦到了平原,视野开阔了,呼吸顺畅了,再没有什么阻碍前进的决心,他们一次次捣毁边墙,出塞入塞,来去如风,终于扳倒朱家,入主中原。
  一群一群的长城狼对垒,厮杀,然后万山空寂。
  父亲胸膛一样的长城,今天已苍老衰弱。坦率地讲,我爬锥子山、小河口还有大毛山,面对着蜿蜒的长城,总有些不忍落脚,我怕我增加它的负担,加速它的坍塌。我更担心散乱草丛墙角的十八斤大青砖被人顺手牵羊,听说,永安长城原来有印字的青砖,标明烧造窑主、年代等字样,现在这样的砖踪影难觅,皆因有人假爱护之名,行盗窃之实。那天我一边汗流浃背,一边思忖:当实质性的保护退居其次,开发和宣传就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破坏,这与自然力量的摧残没有可比性,却更令人痛恶。我深深祈祷,每个莅临野长城的人,心和善一点,手脚轻一点,我们医不好长城的伤,也别让它疼。这与国家地方政策无干,事关个人修养及对公德的尊重。
  好在另有振奋的消息,听说国家和地方政府启动了永安长城景区详细规划编制工作,即将对永安长城出台开发保护措施,且有望尽快落实。我紧绷的心多少放松,默念一声佛号,惟愿国家早日开发保护永安长城,别让它抵得住时间,抵不住人的黑手。长城塌在岁月里,是光荣;倒在人的黑手下,是罪恶。我也不希望今后的事态发展如传言那样,诚然,移民政策有利于村民走向新生活,他们将在政府的帮助下,搬到交通便捷,经济发达的地方,喝自来水,住明亮楼房,做生意跑运输,这些都是好的,但把山里百姓悉数迁走,长城一定会孤单,能否寻个合适的法子,留下一些人,允许他们守着祖宗魂灵,守着这道长城,守着这块土?

 三
  永安长城脚下的山谷草木中,藏着很多村庄,那里的百姓熟悉长城,像熟悉自己的掌纹。
  他们不夸耀自己多么爱长城,和长城的感情多么深,只年深日久地相依为伴,彼此注视着度过时光。
  那晚夜宿小河口长城客栈,饭后逛到村庄,在一叶姓人家门口闲聊,一聊不打紧,方知这户人家大有来历:其祖上是随戚继光任蓟辽总兵时从浙江义乌到这里的。再一打听,一庄子的人大多姓叶,还说过去有句话,叫姓曹的把总姓叶的兵。了不起的一村百姓啊,厚道朴实的脸孔背后,竟隐着无数为国戍边的忠诚故事。
  戚继光带着浙军,自隆庆二年(1568年)到万历十一年(1583年)镇守蓟辽,十五年间,义乌士兵由三千而九千,九千再二万,他们告别乡亲父老,跟随戚将军修建长城,像狼一样在长城上站岗放哨,甚至把家安在敌楼,带着老婆孩子坚守崇山峻岭。戚继光去职后,侄子戚金继续带兵抗清,终于战死。戚家两代犹似勇于牺牲的头狼,不惜性命,为国尽忠,实现了上报天子,下救黔首的夙愿。剩余的戚家军却留下来,这群狼族继续承担戍边责任,他们的后人也与长城不离不弃,一辈接一辈在它旁边住着。
  在时间的淘洗下,小河口百姓已说不出祖先太多的事情,但他们牢牢记着,自己是戚家军的后代,骨子里具有狼的坚韧特性,自己的生命与生活早已和长城血肉相融。节气更迭,年复一年,戍边人后代业已习惯到长城边放牧、打柴、采摘,家里的猪槽子、牛槽子所用的石料,和长城的石料属同一种。他们的日子过得清净,也曾捡拾城砖砌院墙,但从未想抠下一块长城砖拿去换钱。戚家军的骨血们,有着狼的忠诚,也有人性中最美的温纯和淡定。
  那晚在叶姓人家聊到天黑,七十多岁的老夫妻再三请我们进屋,我们不好多打扰,坚持在院子里聊天,老太就揩干洗碗的手,点亮屋檐下的门灯,微笑着陪着我们,笑容真切地让人心软。
  叶家无子,娶个倒插门女婿,他和岳父一样健谈,边为小女儿修自行车,边告诉我们,近几年,村子里的人回过义乌,那边也有人来寻亲,双方走动较频繁。我问他,义乌富的全国闻名,你和其他人可有迁回去的打算?他鼓捣着螺丝刀和板子,叮叮当当又拧又敲,接着笑道,村子里地少,但家家户户在山上种了栗子树。言外之意,没有回老家的必要。我问他,家里种了多少棵栗子树,每斤栗子卖多少钱。他扬起三根手指,比划道,大小三百棵,每斤栗子卖7块钱左右。我释然了,栗子的利润比不了生产销售小商品,却足以应付一家人的吃穿费用。他们不洗桑拿汗蒸,不开跑车,不住高档豪宅,石墙瓦屋,鸡鸭鹅狗,大门口一堆沙子,几株花草,卖几斤栗子打发这种日子是够了。如果勤俭些,还小有结余,久了,也算殷实之家。
  说话间,叶家女儿骑着摩托车进院,见家里来了客人,摘下头盔就笑,那笑容和她母亲一样暖。一问才知,大毛山那边也有客栈,专门接待登长城的游客,叶家女儿在客栈做工已有几年了。支上车梯,叶家人商量起雇车的事情,原来在外打工的儿子今晚回来,爹妈要去接,我们识趣地寒暄辞别。
  出村的路旁,有一株郁郁葱葱的老栗子树,念及叶家人和一庄子的戍边人后代,不仅思忖,人的脚下有根,根扎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义乌子弟居塞外几百年,故乡早已化为梦里缠绕的情愫,他们的心,就像不知岁几的老栗子树,深深嵌入辽西的土地。

 
我与《鄞州日报》”征文启事
大地文心——第二届生态文学作品征文启事
荣光杯”主题征文诵读活动启动,邀全国作家讲宁夏故事最高奖金1万元
你好,1400岁的崇明岛”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同心杯”征文启事
《思州文化》征稿启事
《首都建设报》家风版征稿
西安日报我也曾年轻”征稿启事
《客家魂》杂志征稿启事
黔西南日报见证——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主题征文”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礼赞大连盐化集团光辉业绩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活动隆重启幕
我心中的国土”征稿启事
《儿童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圣洁甘孜40年——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稿启事
《南都晨报》纸上名竹”杯我与父亲”有奖征文启事
海湾”杯摄影作品大赛活动启幕
中国体育彩票德美山东”文化作品大赛征集启事
《安徽诗人》季刊向汉语诗人郑重约稿
滁州日报 我的40年”全国征文启事
菇乡庆元 我的父亲”主题征文启事
更多...

安妮宝贝

周德东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石:游山玩水就搞好公司是本事 谈房价太庸俗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