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常君 来源:  本站浏览:1237        发布时间:[2013-02-05]

   红的,黄的,粉的,白的,被一蓬蓬饱满的绿烘托着。车水马龙中,一座移动的花园,缓缓向这边游弋过来。
  近了,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辆三轮车,上面摆满了各种品种的花。有高雅的君子兰,娇艳的月季,花团锦簇的杜鹃,还有状如彩蝶的蝴蝶兰。一盆杜鹃花,竟然开出了粉、紫、白三种颜色。姹紫嫣红中,露出一个七八岁女孩花朵一样的脸庞。一个中年女人在后面一下一下踩着。
  妈,你踩不动了吧?女孩回过头。女孩叫杜鹃,和花一样好听的名字。
  踩得动。锦兰用力踩着三轮车。今天车上是比平日多装了不少。昨天有个人和她约好要买两盆君子兰。还有一个老主道要一袋浮叶土。浮叶土是锦兰从家对面南山上的树林里搜集来的,经过枯枝落叶腐殖发酵过的,土质疏松,保水保肥,很适合养花。很多卖花的都会以一块两块的价钱出售。锦兰不卖,遇到买花的,锦兰就会免费送给一塑料袋。谁都希望把花养好,自己只是费点力气,举手之劳。
  女孩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花盆,把一盆叶片肥厚的绿萝抱在怀里,说,我来抱着它!这样你踩起来就省劲了。
  锦兰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妈,等我长大了考上北京的大学,我踩着三轮车,你和爸坐在上面,我拉你们去逛天安门!杜鹃怀里抱着绿萝说。
  锦兰又笑了起来。
  
  早晨没到七点,锦兰就踩着三轮车载着一车花和女儿杜鹃从家里出来了。锦兰的家在县城北郊的十里铺,村子的最西头,建有一个塑料大棚的,那就是锦兰的家。从家里到杜鹃就读的向阳小学有大约十里路,一车花加上孩子,锦兰踩起来很费劲,要四十多分钟才能到学校。风平浪静的天儿还好说,遇到刮风下雨的天头,锦兰就要提前到六点半,甚至更早。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两三年了。从杜鹃上幼儿园开始,锦兰就风雨不误接送杜鹃上下学。下半年开学,杜鹃已经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了。
  锦兰沿着熟悉的工农路向前行驶。
  前面,再过一个交通岗,就是向阳小学。这段路程大约需要五分钟。
  街上的人流密集起来,孩子的身上大都穿着天蓝色的校服,胸前红字写着向阳小学,都是和杜鹃一个学校的。从人流的稠密度看,今天没迟到。两年来,锦兰没让身为班长的杜鹃迟到一次。有一次下雨,锦兰把准备好的雨棚扣在三轮车上,把杜鹃藏在里面,风大雨急,打得锦兰睁不开眼睛。锦兰愣是一步一步推着车,把杜鹃准时送到了学校。
  每天的这个时间,这条原本寂静的街上就变得热闹起来。身着校服的身影从不同的交通工具里出来,随着清脆的拜拜声,蹦蹦跳跳地进入到那道电动伸缩门内。
  锦兰减慢了速度,把三轮车停在校门口右侧的第二棵树下。杜鹃从三轮车上跳下来。
  慢点。锦兰偏腿从车座上下来,给杜鹃整了整后背上的书包,又把挡在额前的一缕头发替杜鹃掖到耳后,然后拍拍杜鹃的脑袋说,去吧。
  杜鹃冲锦兰挥挥小手,喊声妈,拜拜,转身蹦蹦哒哒向大门跑去,马尾辫上的粉红色蝴蝶结跟着一跳一跳的。
  这所小学校园宽敞,师资力量雄厚,在县城是数一数二的。女儿还小时,锦兰就想,以后一定让女儿到这所小学来上学。因为锦兰和丈夫老杜的户口都不在县城,所以费了不少周折,又交了借读费,才让女儿成了这所小学中的一员。
  杜鹃遇到了熟悉的同学,相互打着招呼,牵着手走在操场上。
  像有一根无形的线,透过透视墙,锦兰的目光被那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牵扯着,直到消失在楼门口处。
  穿着校服的孩子的身影渐渐没有了,送孩子的也渐渐离去,校门口恢复了宁静。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旁,车门一开,一个小胖堆儿从里面钻出来,嘴里叼着一根火腿肠,急火火地向校门口跑去。
  这个小胖堆儿要迟到!锦兰笑了笑,踩起三轮车,向花鸟鱼市场而去。锦兰每天的行程大概如此。这个一举两得的办法是锦兰想出来的,既可以送杜鹃上学,又不耽误自己卖花。
  花鸟鱼市场在县城的南部,锦兰要经过大半个县城。把女儿送到了学校,不着急了,锦兰不紧不慢地踩着三轮车。
  一上午,锦兰卖出去好几盆花。春天到了,养花的人多起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看见那盆三色杜鹃,嘴里哎呦了一声,蹲下身把脸贴在盛开的花朵上。那贴心贴肺的表情像在贴着自己孩子的脸。锦兰见是个爱花的人,就把价钱降了几块。结果大姐一下子买了好几盆。锦兰送货上门。大姐家住的是平房,门前有个不大的小院,摆的全是花。有月季、杜鹃、海棠,几盆绿萝从窗台上垂下肥厚的叶子,在风里荡呀荡的。锦兰一边帮着往院子里搬着花,一边问:家里养了这么多花,怎么还买?大姐说:我这个人呀就喜欢花,一看见这些花,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心情也就好,什么烦恼郁闷全跑光光了。这一点锦兰非常赞同。去年秋天,老杜打工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把右腿摔成了骨折。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锦兰一边照顾老杜,一边侍弄着大棚内的花草。是那些花花草草,给她灰色的心情涂抹上了几许亮色。接着锦兰把各种花的习性、水肥管理、病虫害防治等知识给大姐详细介绍了一番。锦兰经常上网学习一些花卉的栽培技术,然后根据各种花卉的习性正确栽培管理。每次遇到买花的,锦兰也都要把养花方面的知识教给对方。她觉得那些花就好比她一点点养大的孩子,她希望她的孩子到了一个新家后,比在她这里长得更茁壮,也更让人赏心悦目。
  从那位大姐家出来,锦兰踩着三轮车边走边想,那个大姐是个爱花的人。锦兰把买花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喜欢花的人,另一种是爱花的人。喜欢花的人把花放在眼里,爱花的人把花放在心里。喜欢花的人,把花当成眼中的风景;爱花的人,把花当成孩子。常有人对锦兰说,买回去的花好好的,过了没几天就蔫吧死了。锦兰就和人家讲,这养花跟养孩子是一样的,你得上心养才行。养儿养女几个月要加辅食,是缺钙了还是缺锌了,头疼脑热感冒发烧,你要知冷知热,学会观察。养花也一样。那个大姐属于后者,锦兰放心了。
  下午,眼看快三点半了,和锦兰约好要花土的那个老主道还没到。昨天锦兰和她约定的最后时间是三点半,过了这个时间,锦兰就不再等她了。虽说顾客的事挺重要,但是锦兰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办。就在锦兰要离开的时候,那个老主道赶到了。锦兰帮着把装花土的袋子绑在自行车后面的货架上,道别后偏腿上了三轮车,急匆匆向向阳小学驶去。
  下午三点五十分,向阳小学门前的街上,早晨的那份热闹又会重新上演一次。不同的是,下午这个时间段,是一群小鸟张着翅膀欢叫着从里向外飞。
  在清一色的天蓝色校服的包围下,在数不清的小脑袋瓜的攒动中,锦兰总能一眼辨认出那个花朵一般的脸庞。看见杜鹃小鸟一样飞向自己,锦兰的心就像花儿沐浴在和煦的春风里。
  杜鹃背着书包欢笑着跑到锦兰的面前,锦兰同样笑着伸出双臂把女儿搂在怀里。这是每天放学时母女之间经常进行的仪式,来接孩子的家长和学生经常看见这温情的一幕。
  三轮车中间的位置,早已摆好了一把蓝色的儿童塑料椅,椅子上是锦兰亲手缝制的喧乎乎的方格小棉椅垫。锦兰招呼杜鹃上车。杜鹃上了三轮车,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
  见女儿坐好了,锦兰说了一声,回家喽!
  移动的花园向前驶去。
  街道两旁的柳树刚吐出嫩绿的柳芽,长长的柳条丝绦一般垂下来,在春风里荡漾着。
  妈,你说柳树吐出的嫩芽像什么?杜鹃回过头问。
  这个锦兰倒是没认真想过。锦兰只记得柳枝上最先吐出来的嫩芽是毛茸茸的,没几天,变成了鹅黄,然后是嫩绿。至于像什么,锦兰比喻不出来。
  像我们音乐课上学的一串串的音符啊!杜鹃歪着脑瓜说。
  是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那摇曳的枝条不正是五线谱,那绽放在枝端的嫩芽,不正是一个个跳跃的音符吗?
  今天老师让我们看图说话,我就这么写的。老师说我比喻恰当,夸我写得好。杜鹃喜滋滋地对锦兰说。
  鹃儿,告诉妈想吃什么?妈给你买!锦兰决定奖励女儿。
  每天放学的行程中,杜鹃经常把这样那样的好消息告诉锦兰,也经常受到锦兰的表奖。今天杜鹃得到的奖励是一块棒棒糖。杜鹃剥开糖纸,将棒棒糖举到锦兰眼前,让锦兰尝尝。锦兰象征性地舔了一下。杜鹃甜甜地笑了。
  妈,我给你唱个歌吧。
  锦兰答应着。
  于是,那座移动的花园在脆生生的歌声中向前驶去。
  
  下了公路,拐上土路,便望见了自家的大门,也望见了等在大门口的老杜和趴在老杜脚旁的笨笨。
  杜鹃眼睛一亮:妈,你看,笨笨!笨笨回来了!
  杜鹃挥着胳膊连声呼喊着。
  笨笨直愣起耳朵,抬头看见杜鹃,撒开四条腿向这边跑过来,围着三轮车兴奋地撒着欢儿。
  妈,让我下去!
  锦兰还没停稳车,杜鹃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去。
  杜鹃一把搂住笨笨的脖子,笨笨,你终于回来了!这两天你去哪儿呀?
  笨笨躲在杜鹃的怀里,嘴里哼哼唧唧地,像似在诉说着。
  笨笨走丢两三天了,锦兰在村里找了个遍,也没找到。笨笨不是什么名贵狗,只是一条普通的笨狗,和杜鹃一起来到这个家,养了七八年了,锦兰也和笨笨有了感情。和杜鹃更不用说了,一看见杜鹃,就和杜鹃闹成一团。笨笨走丢这两天,杜鹃一放学回来,就会伤心地哭上一场。不过,锦兰冥冥中有一种预感,总觉得笨笨不会丢,狗不嫌家贫,笨笨不会离开这个家的。也许只是暂时脱不开身,一旦有机会它还会回来的。如今她的预感应验了。锦兰很高兴。
  老杜早已瘸着腿推开了大门,笑着向锦兰说着笨笨回来的经过。经过半年多的调养,老杜虽然落下了残疾,但是已经能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了。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切都在好起来,锦兰的心像这春天的黄昏,充实而宁静。
  吃过晚饭,天还没有黑下来。夫妻俩坐在院子里对一些枝叶进行修剪。杜鹃在一旁给笨笨梳着毛。
  笨笨,这几天我们都在想你。你是不是也在想我们?你是不是不愿离开我们才回来的呀?
  笨笨喉咙里呜咽着。
  那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我们天天在一起,好吗?杜鹃抚摸着笨笨颈上的毛说。
  笨笨把两只前爪搭在杜鹃的膝盖上,摇着尾巴冲杜鹃撒着娇。然后和杜鹃疯闹起来,围着杜鹃上蹿下跳。杜鹃开心地笑着。笑声清脆响亮。
  锦兰和老杜停下手里的活儿望着,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这个春天的傍晚,晚风轻拂,花枝摇曳,笑声和花香流泻在小院内
  
  锦兰站在第二棵树下,把视线从透视墙的空隙间收回来。锦兰曾想把接送杜鹃的地点设在距离校门口更远一点的地方。来校门口接孩子的大都开着轿车,最不济的还骑着电动车,只有她踩着三轮车。现在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她不想让杜鹃在这个问题上抬不起头。她把这个想法跟杜鹃说了。杜鹃搂着锦兰的脖子说,我的妈妈是最棒的妈妈,我就让你在第二棵树下等我!
  杜鹃不仅让锦兰在老地方等她,还离自己大老远就喊着妈妈,妈妈,唯恐别人不知道锦兰是她妈妈似的。最让锦兰感动的是参加家长会。锦兰在网上看见一条新闻,说一个孩子因为自己父母拿不出手,怕在同学面前丢面子,竟然花钱租人代替父母去参加家长会。那次家长会,杜鹃紧紧拉着锦兰的手,一直把锦兰送到自己的座位上。锦兰观看着教室后面墙上的光荣榜,顶数杜鹃得的小红花最多。杜鹃的班主任也夸杜鹃勤奋好学,有上进心,不攀比。并且当众让锦兰向家长们介绍培养出好孩子的心得。
  
  这一天,锦兰没卖出去几盆花。小穆三岁的女儿丫丫不见了。小穆和丈夫是浙江人,在花鸟鱼市场开了一家水族馆,锦兰每天就在她的店门前卖花,一来二去就和小穆两口子熟络了。丫丫也经常围着锦兰转。丫丫胖乎乎的一张小脸,齐眉的刘海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样子十分可爱。听说丫丫不见了,锦兰和左右门店的邻居纷纷出动帮助寻找。可是找遍了市场,也不见丫丫。小穆丈夫和一些人扩大范围,锦兰留下照顾小穆。望着哭得快要背过气的小穆,锦兰虽然一直在安慰说没事,但还是觉得任何安慰的话,此刻都变得轻飘飘的。小穆此刻的心情锦兰有所体会。有一次杜鹃星期天放假,和锦兰一起来了市场,遇见住在对面小区的同学,便去同学家玩了。大半天过去了,左等右等也不见杜鹃回来。锦兰心里的草便呼呼地长了起来,后悔不该答应杜鹃去同学家。她穿过马路,不顾保安的阻拦冲进小区,在小区内大声喊着杜鹃的名字。直到杜鹃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才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她理解小穆,孩子就是妈的心头肉。孩子不见了,就等于在妈的心上剜了一刀。小穆用拳头疯狂地捶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疯了似的向外面奔去。
  一直到下午三点半,锦兰离开时,丫丫也没能找到。
  锦兰的心情降到了极点。杜鹃从校园内跑出来,很快发现锦兰脸色不好,忙问怎么了。锦兰把丫丫不见的事情告诉了杜鹃。杜鹃去过花鸟鱼市场,和丫丫在一起玩过。
  杜鹃问:丫丫会找到吗?
  锦兰说:会的。
  
  第二天,锦兰到了市场,把三轮车一丢,直奔小穆的水族馆。小穆傻了似的坐在椅子上,头发乱草似的涂在脸上。锦兰的心就是一沉。
  锦兰把小穆的丈夫拉到门外询问情况。小穆的丈夫垂着脑袋说已经报警了,警察正在帮着寻找丫丫。
  一整天,锦兰都心不在焉的。眼睛总在周围巡视,希望看见丫丫跌跌撞撞向这边跑过来。可是这样的情景只是锦兰一个美好的希望。
  几天后,警方初步断定,丫丫可能被拐了。听到这个消息,小穆当时就昏了过去。锦兰的心也跟着沉到了底。
  众人帮着在城内贴了小广告,又到电台、电视台、报社登了寻人启事,还是一无所获。锦兰想到了网络。她经常上网,了解网络的力量。锦兰上了宝贝回家寻子网,把丫丫的照片和体貌特征登载在了上面,希望能通过这个平台找到丫丫。从那以后,锦兰每天晚上忙完后,总要打开电脑,到宝贝回家寻子网上看看有没有丫丫的消息。
  这一天,锦兰上了宝贝回家寻子网。看见那些失踪的孩子花一样的脸庞,锦兰心里一阵难过。突然,锦兰看见一则寻人启事,看见上面的照片,锦兰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不是杜鹃小时候的照片吗?她急忙点击了详细资料。上面显示宝宝名叫辛桐,失踪时间是八年前,当时仅仅两个多月。孩子具体的体貌特征是当时体重八斤,身长五十多厘米,脑袋比较大。失踪时头戴白色带字母的绒线帽,淡蓝色纯棉连体衣。锦兰越看心里越发冷,杜鹃被老杜抱来那天,就是这套装束。当看到上面写着孩子的左肩有一块蚕豆大小的红色胎记时,锦兰哆嗦成了一团,额头的冷汗就下来了。锦兰把老杜叫了进来。老杜看见电脑屏幕上的照片,脸上变颜变色,一把按灭了电源。
  杜鹃确实不是锦兰亲生。锦兰和老杜结婚后不久就怀孕了,可是一场车祸,不仅夺去了锦兰腹中胎儿的性命,还彻底剥夺了锦兰做母亲的权力。那段时间锦兰心如死灰,大瞪着两眼躺在床上。不久老杜抱回了杜鹃,说是他战友帮忙在农村要的,家里因为是个女孩,条件不好无力抚养,所以就送人了。杜鹃粉团似的小脸,顿时把锦兰的心擭住了。
  在锦兰的追问下,老杜不得不承认,杜鹃是他从一个女人那儿抱来的,他给了那个女人三千块钱。锦兰闻听一下子呆住了。
  
  第二天早上,锦兰推着三轮车慢慢走出大门。老杜一踮一踮从后面撵上来,把灌着凉开水的瓶子递给锦兰,然后深深地看了锦兰一眼。杜鹃冲老杜挥挥手,喊了声爸爸拜拜,上了三轮车。锦兰双脚用力,三轮车向前驶去。
  这个早晨和平时一样,晨风习习,阳光明媚。这个早晨又和平时不一样。平时娘俩一路上有说不完的话,可以说是一路欢歌。今天锦兰却沉默着,对于杜鹃的问话,只有简单的嗯行一类的简单词。
  到了校门口,杜鹃从三轮车上跳下来,叮嘱锦兰下午别来晚了,然后和同学跑进校门。学校下午举行艺术节,请家长过来观看。锦兰在校门口站了一会儿,踩着三轮向花鸟鱼市场驶去。
  到了市场,见小穆眼神空洞地坐在水族馆门前,嘴里喃喃嘟囔着:妈妈怎么就没看住你呢?怎么就没看住呢?锦兰见了,鼻子一酸,眼睛湿了。
  下午一点,锦兰来到了学校。艺术节在体育场内举行,看台上人山人海坐满了人。表演的节目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大合唱,有舞蹈,还有表演小品的。杜鹃演唱的是歌曲《妈妈、太阳和月亮》。

   都说我是妈妈的小太阳,
  妈妈才是我的太阳,
  远离妈妈就远离温暖,
  靠近妈妈就靠近阳光。
  啊,世上只有两个太阳,
  两个美丽的太阳,
  一个在黎明的海面,
  一个在妈妈的心上

    杜鹃的歌喉宛如百灵鸟般婉转清脆。锦兰注视着台上那个载歌载舞的身影,凝神了许久。
  
  晚上,锦兰打开了电脑,上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自己替小穆登的寻找丫丫的消息虽然有很多网友关注,有的利用微博转发帮助寻找。但是一直没有丫丫的确切消息。锦兰关闭了丫丫登记信息的网页,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名叫辛桐的照片上。锦兰握鼠标的手停住了,停了一会儿,锦兰点击了那张照片。如今,锦兰可以确定这个失踪的辛桐就是自己的女儿杜鹃。锦兰的眼前又浮现出小穆痴呆呆的样子。可想而知,那个失去女儿的母亲,八年间是如何煎熬度过的,她的世界八年间恐怕始终是泪雨在飞。一时间,锦兰的心很乱,她烦躁地关了电脑。
  上小学前,杜鹃都是和锦兰一个被窝。现在虽然自己另睡了,但是躺下没多久,那个被窝就瘪了。杜鹃鱼一样钻进了锦兰的被窝里,笑嘻嘻地将头枕在锦兰的胳膊上,一只手习惯地捏住锦兰的耳朵。小时候杜鹃有一个小小的习惯,就是睡觉时必须摸着锦兰的耳朵,否则就哭闹着不睡。大了这个习惯仍然保留着。锦兰搂着那个娇小的身体,嗅觉中似乎又闻那股淡淡的奶香。杜鹃小时候很闹夜,每天晚上锦兰都要起来两三次,抱着在屋内走来走去。冲奶粉,换尿布,锦兰那时候真是左边尿湿右边换,右边尿湿捧在前胸。非亲生让锦兰在哺育女儿上比别的母亲付出了更多的辛苦。但是看见小脸上毛茸茸的绒毛,凝脂一般柔软的小脚丫,锦兰的心就融化成了一汪水。
  怀里那个小身体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锦兰的一只胳膊已经没有知觉了,仍然没有放开。
  你又到那上面看去了?一旁传来老杜瓮声瓮气的声音。
  锦兰没吭声。
  以后你别上去了,杜鹃就是咱的闺女!
  吧嗒,传来一声打火机点火的声音。随后锦兰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
  
  两天后的早晨,锦兰到了市场,见小穆水族馆的卷帘门拉着。旁边的老金媳妇告诉锦兰,小穆两口子找丫丫去了。说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丫丫找回来。锦兰站在水族馆门前愣了半天,直到老金媳妇大声喊她才醒过神来。
  这天下午,那个移动的花园比平时提前了移动的时间,速度也比平时缓慢了不少,车上花的数量和早晨来时差不多,没少几盆。今天来市场买花的,都会注意到,这个卖花的女人样子呆呆的,手里一直拿着手机,好像要随时打电话,又犹豫着是否打出去。
  锦兰伸出手指按了一串号码,每个数字都按得很慢,好像似有千钧重。最后,锦兰的手指停在了手机键盘绿键的位置上。锦兰惊恐地望着那个绿色的键子,手指不住地颤抖着,猛地合上了手机,好像那个绿色的键子俨然就是一个洪水猛兽。过了一会儿,锦兰打开手机,手指在键盘上按着,最后,锦兰闭上眼睛,手指在绿键上按了下去
  锦兰靠在向阳小学门口右侧的第二棵树下,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接电话的是辛桐的母亲。那个在思念的泪水里浸泡了八年的女人闻听锦兰的介绍,在电话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然后是撕心裂肺的哭声。辛桐的父亲接过电话,说即刻动身赶过去。他们住在河南的一个小镇上,大概二十几个小时可以到达。到了就和锦兰联系。
  和杜鹃的亲身父母通过电话后,锦兰的手机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伸缩门缓缓拉开了,一群小鸟叽叽喳喳张着翅膀从里面飞了出来。锦兰靠在树旁,像没看见一样,直到杜鹃嗨地一声跳在她的面前,锦兰才从树身上直起身子。
  妈,你怎么了?
  没啥。上车吧。
  杜鹃半是疑惑地上了三轮车。
  一座移动的花园,缓慢地在街上移动着。
  鹃儿,给妈唱支歌吧。就唱艺术节上你唱的那首。
  行!
  那首《妈妈、太阳和月亮》的旋律像一只轻捷的叫天子,萦绕在那座移动的花园的上空。
  
  接下来的几天,县城的街上失去了一道风景,那就是那座移动的花园的影子。
  一个星期后,人们欣喜地发现,那座移动的花园重新又游弋在县城的车水马龙中。只是那座花园的中间不再露出那张花朵般娇嫩的脸庞,花园的重量却并没因此减轻,似乎反而加重了,移动的速度大大减慢。
  杜鹃走后,锦兰在炕上昏昏沉沉地躺了三四天。昨天支撑着下了炕,来到了院子里。笨笨趴在台阶上,抬头瞥了锦兰一眼,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呜咽声。老杜在花圃里低头忙着。这几天老杜整天不说一句话,不是一根接一根地闷头抽烟,就是在花圃里闷声干活。阳光针一样,有些刺眼。锦兰望着空寂的院子,睫毛上升起一个个晶莹的小太阳..
  早上,锦兰把花搬到三轮车上,推着车刚要往外走,老杜从后面赶了上来,把一件雨衣搭在车把上,有雨。
  和往常一样,锦兰走的仍旧是工农路。在老地方,校门口右侧第二棵树下,锦兰习惯地停了下来。
  车身一动,一个灵动的小身影从上面跳下来,粉红色的蝴蝶结一跳一跳地闪耀在人群中.锦兰的视线模糊了。那群快乐的小鸟中再也没有她的那只杜鹃了,此刻,她的杜鹃也许正迎着飘香的泡桐,牵着她妈妈的手,走在上学的路上。
  锦兰极力不去想离别的那一幕,可是却像有一把刻刀,把那一幕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那天她没有送他们到大门口,只是送到房门口处就站住了。夫妻二人再一次向她千恩万谢,大概说了以后常联系,当门亲戚走一类的话。锦兰全没往耳朵里进。她的视线一直在那个搂着笨笨的身影上。杜鹃松开笨笨,走到锦兰面前,哇的一声一头扎进锦兰的怀里大哭起来。锦兰瞬间被她熟悉的气息包围了,她紧紧地搂着杜鹃,咬着牙,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锦兰松开杜鹃,伸出手掌替杜鹃抹去泪水,说,跟你爸妈回去好好念书。杜鹃点着头,抽泣着说,妈,放假我就回来看你。锦兰推开杜鹃,走吧。说完脚步趔趄着奔进屋内,反身关上房门,身子靠在上面,泪水夺眶而出。门外传来杜鹃的大哭声和拍打房门的声音。锦兰紧紧闭着眼睛不予理会。哭声渐渐远了,锦兰猛地车转身,透过门上的玻璃,见杜鹃站在大门口,冲着房门这边张望着,小肩膀一耸一耸的。锦兰的泪似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校门口渐渐清冷起来,锦兰上了三轮车,向前驶去。
  今天是杜鹃的生日。现在想来,今天也许不是杜鹃真正的生日,这个日子只是老杜随口那么一说,杜鹃真正的生日也许只有她妈妈知道。但是锦兰固执地认为,今天就是杜鹃的生日,八年间,每年她都要在这一天给杜鹃过生日。
   前边是一家宝贝儿童摄影专营店,杜鹃百岁时锦兰抱她来这里照了百岁照。那天杜鹃有些困了,张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摄影的老板及时举起相机拍下了那一瞬间。照片出来后效果出奇地好。从那以后,每年的今天,锦兰都要带杜鹃到这里来拍生日照。相册内依次记录着杜鹃八年来从小到大的成长足迹。
  锦兰在摄影店门前驻足了很久。
  每年的生日,不光要拍生日照,锦兰还要给杜鹃买上一个生日蛋糕。杜鹃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锦兰只能在超市花十来块钱买上一个拳头大小的。杜鹃捧着那只小小的蛋糕,伸出小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美美地吧嗒吧嗒嘴,然后把蛋糕捧到锦兰和老杜面前,非让他们尝尝,他们不尝她就不吃。后来条件好一点了,杜鹃也不要求买大的,买贵的。而且无论大小,都是三口人共同分享。杜鹃头上戴着皇冠生日蛋糕帽,闭着眼睛许着心愿,然后吹灭蜡烛,小心翼翼地切着蛋糕。切好的蛋糕,总是先送给她和老杜,然后才是自己的。
  锦兰从衣兜内掏出手机。杜鹃走后的第二天,锦兰就给他们打了电话,问他们是否已经平安到家了。杜鹃的亲妈说他们已经到家了。锦兰问杜鹃怎么样,女人说很好。锦兰叮嘱女人,杜鹃晚上睡觉爱蹬被子,要记得起来替她盖被。女人哼哈地答应着,说她知道了。又问锦兰还有事吗,没有事她就先挂了。其实锦兰非常想让杜鹃接电话。她强烈地想听杜鹃的声音。想了想又忍住了。她不断地告诫自己,如今女人才是杜鹃的亲妈,她已经没那个权力了。今天,介于它的特殊性,打电话的念头又被勾了起来。她想告诉杜鹃的亲妈,杜鹃不喜欢提子味的,买蛋糕别给她买那个味儿的。那个味儿的酸奶和饮料也别买。
  无需查找,那个号码已经熟稔于心了。锦兰飞快地按着号码,然后紧紧贴近耳朵旁。里面传出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女声: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锦兰愣住了,重新按了一遍号码,里面仍旧是那个女声。锦兰整个人就杵在了那里。
  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漫天的雨丝飞扬,路人纷纷撑起了伞。经过锦兰身边时,纷纷回头侧目,这个伫立在雨中的女人怎么了?车把上分明搭着一件草绿色的雨衣,怎么不穿上呢?
  在人们疑惑的目光中,那座移动的花园缓缓向前驶去。经过了雨水的洗涤,那座移动的花园变得翠绿欲滴,分外醒目。
  突然,锦兰停住了车,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
  里面是一声长长的呼唤:
  妈

 
《韶关日报》传承红色基因讲述红色故事”征文启事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