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津子围 来源:  本站浏览:1244        发布时间:[2013-01-25]

   老霍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谁也说不清楚。现在,阳光正灼热着,透明的气浪把花街的景物抖动着,像漂浮在水面的倒影。花街是老霍给命名的,因为谁也不知道那条街的名字。那是一条镶嵌在边境小镇上的商业街,街两边的建筑造型迥异,参差错落。最显著的特点是五颜六色的店招和广告牌匾,刺鼻子的化学香味儿,加之街两边花花绿绿的商品摊铺,叫花街也不算太失当。
  一说到边境小镇,人们自然会联想到国内的边境小镇,其实这个小镇在境外,就是说,国外边境上的小镇也可以叫边境小镇。
  小镇八角广场的一则,小丛、老冯、大刘和小蝶四人东张西望,唯独少了核心人物老霍。小丛俊俏的脸上,汗水从额头发源,在鬓角处汇聚成一条溪流。老冯戴着旅行社发的长沿的棒帽,还扣了一副大墨镜,脸上白癜风的花儿被有效地遮蔽了。大刘拎着滴里嘟噜的商品袋儿,多毛的胳膊上湿淋淋的。小蝶则不停地摇着绢质折伞,汗珠儿汩在鼻尖上。小丛焦急地拨电话,听着,听了一遍又听一遍。完了完了,领导的手机没电了。小丛咧着嘴说。大刘问,你怎么知道他的手机没电了。此刻,小丛几乎有了哭腔,他说按规律,本来昨天晚上他要给老霍的手机充电的,不想,晚上聚餐,老冯非逼他喝酒,结果,他迷迷糊糊回到房间什么都不记得了。老霍的手机没电了,问题显得严重起来。小丛毕竟是老霍的秘书,老霍不在,他发挥了替身的作用,大声指挥起来:小蝶,你在这儿看着东西,我们三人分头去找,半小时后返回原地儿,不见不散!
  半小时过去了,小蝶紧盯着表,没有一个人是守时的。
  三个人是陆续回来的。
  小丛回来了,是一个人。
  老冯回来了,是一个人。
  大刘回来了,也是一个人。
  小蝶的目光迷离了。
  四个人相互交流着不安的眼神儿。很显然,小丛的替身地位只是灵光一现,接下来,大家还是本能地把目光投射到老冯那里,除了老霍,老冯是这个团队里职务最高的。老冯也本能地进入到了角色,他问:什么时候发现老霍不在的?小丛说,不是刚刚发现的吗?老冯说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我问的是、老霍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大刘摇了摇头,一脸茫然。小丛困惑着,表情里仍保留惊悚。小蝶处理过的细眉向一起纠结着,很焦急又很无奈的样子,说,要是知道他什么时候不见的,他就丢不了啦!
  丢,在这个场合算是不太吉利的词儿,异国他乡,语言不通,要真把老霍丢了,麻烦可就大了。话一出口,小蝶下意识地捂了捂嘴。
  老冯用十分冷静的语调说:办法总是有的。
  小丛嘴快,问,什么办法?你快说啊。
  老冯说:不能等,继续找!
  小丛无语。
  事实上,老冯的找和小丛的找还是有区别的,老冯把四个人分成两组,一组是老冯和小蝶,一组是小丛和大刘。老冯说出了一个让大家无法争辩的理由,两个人可以相互照应一下,别老霍没找到,再丢一个人。
  
  小丛和大刘一组,他们负责广场东南侧的两条街。一到街口,大刘就大声埋怨小丛,你是老霍的秘书,你应该跟紧他,怎么会让他丢了呢?小丛显然是内疚和委屈的,他闷着头,一声不响地走着。不对吗,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大刘变本加厉地追问了一句。小丛彷佛被逼到了墙角,他讷讷着,是,我是有责任,我应该寸步不离领导。可这与平时不同,我们五个人出来,大家都照顾老霍,都争着给老霍服务,所以,我就适当让了一些空间大刘明白小丛的意思,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指责有些粗暴,缓和了口气:你说怪不怪,手机联系不上,啥都不灵了。没了手机,老霍也应该用别的电话跟我们联系啊。
  小丛叹了口气,说现在我们都被手机给绑架了,离开手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别说霍领导,就说我吧,上次在宾馆写材料,手机没电了,我竟然一个电话都想不起来,后来挂114才查了咱单位的电话,你觉得不理解是不是?事实就是如此,再说了,霍领导除了依赖手机之外,他还有我,什么事吩咐我就行了,他自己很少挂电话。
  大刘想了想,认为小丛说的有理,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小丛说所以,我觉得霍领导是想不起我们任何人的电话了,现在他一定很焦急。
  大刘说他是焦急啊,可有的人就不焦急了,搞不好还幸灾乐祸呢?小丛愣住了。大刘说我说的不对吗?小丛脸色愠红,他说你说的都哪儿跟哪儿啊。
  大刘说我说的当然不是你,你不可能,你有责任,你当然不希望老霍丢了,尤其是丢在异国他乡。你跟老霍又没有利害冲突,你当然不希望了,可有的人就不同了,巴不得老霍出点啥事儿呢。
  小丛似乎明白了,大刘说的一定是老冯。论资历,老冯比老霍还老,不过老霍领导老冯。老霍如果丢了,就倒出了位置,老冯最有希望接任老霍。
  大刘说,我不是背地了讲人的坏话,不过老冯刚才的安排,我就觉得蹊跷,他为什么安排我们俩一组,为什么不是我和他一组,或者你和他一组?小丛有些不理解,问,这样分组有问题吗?大刘说当然有问题了,你仔细想想,这样安排,背后是不是有文章?小丛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想出文章来。
  大刘也没告诉小丛答案,他瞅着眼睛发呆的小丛,笑着说,你刚才说的、手机的事儿,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有一天我的手机没电了,被老婆误解,还干了一仗。
  
  老冯和小蝶搜寻西北两条街。小蝶说团里5个人,谁丢了也不该老霍丢啊。老冯问,那你认为谁应该丢?小蝶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说,都说我们女孩子不辨别方向的老冯说在我看来,老霍丢了也在情理之中。别说老霍当那么大的领导,就是我这个中层干部,现在也在丧失能力啊。小蝶显得不解地瞅了瞅老冯。老冯怕小蝶误解,连忙向小蝶解释,说自己有很深刻的体会,原来做具体工作,想问题想得周到,什么环境都能适应,可当了领导之后,都是别人替自己操心,结果,独立生活的能力在悄无声息地丧失。有一次去外地参加一个会议,没带随从,结果在机场里像无头的苍蝇,东撞西撞,差点没登上飞机。所以啊,老冯说,领导嘛,当时间长了,自然会。小蝶笑了,她说这个呀,这个很正常的呀,谁都不是全能的,领导那方面的能力强了,生活能力也许就弱了,这个也算得上公平。
  老冯忧心忡忡的样子,他说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老霍离开了小丛,离开了我们,他大概会不知所措,正四处乱撞呢。小蝶表情夸张地说,要快啊,不然,老霍不知道要多上火呢。说完,小蝶瞅了瞅老冯,也许是过于敏感了,她觉得老冯的沉默包涵着复杂的内容。小蝶叹了一口气,用眼角瞟着老冯:你说啊老冯,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八卦呢,没影儿的事儿也能编得天衣无缝,热情用在这方面,是不是可惜了?老冯问,你是说老霍吧,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很多事情你说一点影儿没有吧,也不对,无风不起浪吗。小蝶说,有的时候有影儿,比如有一次老霍和校刊的同志吃饭,也不是我一个女的,小马、小朱、小杨都在。第二天就传出来,说老霍和我单独吃饭无语了。这还不算,过了几天,不但说老霍跟我单独吃饭,还说我喝多了,跟老霍去外面的酒店开房,说得有鼻子有眼儿,我穿什么衣服,开什么车。我简直崩溃了。老冯瞅了瞅小蝶,想说点什么,又控制了。小蝶继续说,好在我爱人是支持我的,不然,我就得出什么意外了。老冯说,其实啊想了想,他又转了话题:谁造的谣你知道吗?小蝶说,问题就在这儿,人家在暗处,咱在明处,这种事情,总是明处的人吃亏!而且,谣言常常是集体创作,每经过一个人都加上自己的理解和想象,成了一个群体,每个人都有责任,但又都不负责任。老冯笑了,说,你这个说法、挺有新意的。
  说着说着,小蝶的眼圈红了,瞬间就汪出了眼泪儿:快点找到老霍吧,不然,我又要倒霉了。老冯吃惊地看着小蝶。小蝶说,昨天晚上老霍找我问一篇论文的事,我怕引起误解,我在他房间里只呆了10分钟。老冯说你别担心,不会有人误解的。小蝶说如果老霍丢了,没有证明,什么样的传言都可能出现,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小蝶的眼泪还是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老冯快频率地眨着眼皮,慢慢地说:不会的,不会的。
  
  四个人俩俩地回来,远远望见,不用问彼此都明白了。
  小丛和老刘走完了东南两条街,没见到老霍的影儿。小蝶和老冯也走完了西北两条街,毫无斩获。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好交流的,加之炎热和疲劳,都懒得说话,在小丛的提示下,大家开始喝饮料,吃小食品。补充了能量之后,老冯说,还按两组,小丛你们找那两条街,剩下的两条我们去。老冯给小丛指的是西南两条街,而剩下的,也只能是东北两条街了。
  大刘说这回我和小蝶一组,我帮他拿东西。老冯瞅了瞅小蝶身前身后的袋子,又瞅了瞅小丛,没说什么。
  走出小广场,老冯问小丛,大刘跟你说什么了吗?小丛说没说什么,我们只是讨论霍领导丢失的各种可能性。老冯问小丛推测了几种可能,小丛只是跟他讲了手机没电的事,老冯说是啊,都是领导的依赖性害的。接着,老冯话题一转,他说,你不用瞒我,我看出大刘的眼神不对,他肯定说我话坏了。小丛愣住了,含糊其辞地说,没有吧。
  老冯说没有就怪了,大刘就是那种自己永远是对的别人永远是错的、横挑鼻子竖挑眼、自己一身狗屎说别人臭的那种。小丛瞅了瞅老冯,没回应。老冯说小丛你人不错,将来可以考虑到我那里去干,教务处正好有一个副职的空缺。
  小丛说谢谢领导。
  老冯兴致勃勃,他说我这个人啊,眼看着就奔五了,人生是一场棒球赛,我已经到了三垒四垒,都说人生上半场是争取功名,下半场是获得意义。我现在要好好过渡到下半场。怎么样小丛,你到我这里,就可以顺利地接我的班,当然了,首先得你自己愿意。小丛觉得现在说这事儿似乎太过空泛,不自然地说,谢谢。对了,老冯说对了,你说老霍会不会主动失踪呢?
  主动失踪?小丛整个身子停下来,睁大眼睛望着老冯。老冯说当然了,这种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不过我们分析问题时,还是多几种可能性稳妥。我的意思你明白的。见小丛没明白的意思,老冯干脆单刀直入:小丛,你说老霍有没有可能脱团呢?老冯说脱团,而没说外逃。小丛说不可能啊。老冯说我知道不可能,可从问题分析的角度,还是全面一些好。小丛你仔细想想,只有你最掌握老霍的情况,这几天他有反常的行为吗。小丛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在老冯看来,老霍存在外逃的可能,唯一的儿子在国外工作,老霍搂没搂钱,是不是搂到了足以使他外逃的地步,他没有证据。还有关于老霍与院系女教职工的传言,是不是那个问题败露了,压力很大,他也没有证据。老冯没有证据,并不等于证据不存在,也就是说,老霍如果真的外逃,似乎有太多的支撑理由。
  小丛闷了半天,突然说出一句话来,他说不太可能,如果霍领导要想脱、团,他不会选择我们这一次,他有很多次出国的机会,而且手里拿的还是护照。
  的确,小丛说的有理。这次到处境,只是他们私下里的行为,没办理护照,用的是身份证。神通广大的旅行社派人一送就把他们送过边防检查站。按以往的经验,外逃也不会选择这个地方。
  老冯想,凡事都有例外,老霍要是真的外逃,一定是在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完成的。
  
  大刘和小蝶在东北方向的街上巡视着。大刘问小蝶,老冯都跟她说了什么,小蝶就把老冯讲的能力丧失的事对大刘讲了。大刘说这就对了,老冯心里从未服过老霍,表面上迎合着,心气不知道怎么骂呢。小蝶说老冯的意思不是那个意思,他说想说明,领导丢了是正常的,或者这样说,不丢领导丢谁呢。
  大刘说老冯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饼,你要小心,别让他设个陷阱,把你给套进去。小蝶说我有啥价值,不值得他设陷阱。大刘说你的价值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女的啊。女的咋啦?小蝶有些敏感地问。大刘几乎没关注小蝶的反应,他一拍脑门,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女人呢。小蝶,走,咱们去另一个地方看看。
  小蝶迟疑着,去、去哪儿?
  大刘说现在,咱不得不往坏的地方想了你说,老霍有没有可能去赌场?去红灯区?我知道老霍不赌博,可出国了,新鲜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特别是红灯区,我听说这里的红灯区姑娘漂亮,东亚和东南亚的姑娘都有小蝶说不可能,老霍不至于蠢到当着我们几个人的面去那些地方大刘说,正因为不当着我们的面,老霍才跟咱们玩失踪呢?
  小蝶坚决不相信,颈椎操般地摇头。
  大刘说不管怎么说,也要去看看,至少把这个可能给排除了。
  小蝶说要去你去,我可不去那种地方。大刘说你也不要把老霍想得太高尚,其实他跟老冯是半斤八两,都不是啥好饼。
  
  太阳按着看不见的轨道运行,越来越斜了,八条街也全部搜寻完毕,四个人目光黯淡。小蝶说,老霍怎么就丢了呢?这也不是什么大地方,不是纽约也不是伦敦,就几条街的小破镇子,怎么就丢了呢?按说,我们在街口站了半天,我们不找老霍,老霍也应该找到我们啊。老冯眉头紧锁,音量提高了一些:除非另一种情况,就是老霍不想让我们找到他。大刘一拍大腿,对呀,如果他自己故意把自己丢了,我们是没办法找到他的。小丛认为老霍绝对不会故意去丢自己的,小蝶也认为这个推测没有根据。
  老冯和大刘都属于把问题考虑复杂一些的年龄,大刘走近老冯,耳语着,他告诉老冯自己曾猜测赌场和红灯区,但小蝶阻止他去那里寻找。老冯眨着眼睛,快速扫了小蝶和小丛一下。两人嘀咕了一会儿,老冯又召集起四个人,开始对下一步的行动定调儿。
  老冯的安排是这样的:这一次老冯和大刘一组,他们去不易查找的场所查找。派给小丛和小蝶的任务是联系一下国内的旅游公司,必要时就得向领事馆报告。小蝶说这么个小镇,哪来的领事馆?小丛说暂时还不能跟领事馆联系,本来咱们就是不正规的渠道出来的,一联系不就露了馅儿,没问题也出问题了,况且,霍领导也不是脱团,这边报告了,那边霍领导又回来了。老冯想了想,慢慢地说,暂时不联系也行,不过还是要多动动脑筋,把所有的线索都想到,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对了,大刘大嗓门说,去110看看啊!小丛说这是国外,哪有110?老冯说大刘说的对,不叫110,国外也有警察,老霍实在找不到我们,完全有可能去求助警察,你们俩去警察办公的地方打听打听,另外,也到医院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情况我的意思是以防万一,横向到边,纵向到底嘛。
  小蝶立即行动起来,她向一个讲国语的小伙子打听着,不一会转了回来,对老冯说,最好找个人带我们去警察公所和诊所,这地方和国内不同,让人带路恐怕得拿钱。大刘抢过话头说:拿!当务之急是找人,钱不是问题!
  小蝶又返了回去,和那个女孩子面孔的小伙子讨论着,讨论了半天,大刘有些着急,于是,他们几人也凑了过去。小蝶具备的善于与男人沟通的经验并没有帮助她,她小声对老冯和大刘说,他死活都不同意,我估计这个人是打黑工的,没身份。
  老冯说好吧,我和大刘不陪你们了,你们的问题你们自己解决,我们去完成我们的任务。
  
  老冯和大刘去赌场和红灯区搜寻,路上,老冯心事很重的样子对大刘说,你是不是认为老霍丢了我高兴?大刘立即警觉起来:谁跟你说的?老冯快速眨着眼睛,没正面回答大刘的问题。我承认,我跟老霍有利害关系,可事实上我并不高兴,你想,老霍出事了,我们能脱掉干系?我们回去怎么办?本来是参加学术交流会议,期间却私自出境,还把领导丢了,起码要领个处分。大刘说你别多想,一定是小丛那小子跟你瞎掰,我根本没说你心怀叵测,背地里没说你坏话,一句都没有。如果别人跟你说了什么,也是破坏咱俩的关系,老冯你想啊,咱俩是两个部门,井水不犯河水,没利害冲突是不是?老冯说这样最好了。话语很平静,但其中有警告和提醒的意思。大刘显然对老冯说话的语气不愉快,如同被馒头噎着喉咙,瞪了瞪露白的眼睛。
  红灯区其实是拥挤在小巷里的几间小店,帘子滴里嘟噜的,掀开那些花帘子就像掀女人的裙子。老冯和大刘迟疑一会儿,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上前询问一个笑盈盈穿睡衣的女子。女子的面孔没什么异样,但语言无法交流。女子说的显然是小语种,老冯笨笨磕磕地用英语跟她交流,她也听不太懂。情急之下,大刘就比划起来,他的意思是问见没见到一个中年男人,穿西装,长脸、小眼睛、左分头女子明白了,立即殷勤地点头,马上回屋里找出了另外几个女子老冯瞅了瞅大刘,大刘瞅了瞅老冯,对面的女子还是误解了。
  走过街角,大刘不满地嘟哝,就图省几个小钱,当初从境内带个导游多好,不至于这么费劲儿了,导游情况熟,找老霍也方便。这个问题我在昨天晚上就提出来了,小丛还说,四个大活人,都会外语,用不着。咋样?博士、硕士的,一样不好使说到底,就是心疼几个小逼钱!老冯说谁能预料到老霍能走丢了,如果咱们有先见之明,就是神不是人了,再说了,经费已经超了很多,不算出境游就已经超资了。
  大刘问怎么能超资呢?老冯说这个我说不清楚,账是小蝶管。大刘不瞒地说,你们教务部门和我们后勤部门就是不一样,小农惯了。小农这个词儿对老冯有着特殊的意味儿,老冯的脸色难看起来,尤其是白癜风的部位,红中泛着紫。
  老冯说这些屁事跟我无关。
  
  小蝶和小丛还在找引路人,找了几个人都没成功。小蝶说实在找不到引路人,咱就自己去找吧。小丛无精打采地说,那还用说,找不到人帮忙,咱只能自己去找。小蝶瞅了瞅小丛,认真的样子问:小丛,你说现在老冯和大刘干啥呢?小丛说我怎么会知道呢。小蝶说两个老男人都不咋样,他们怎么对赌场和红灯区那么感兴趣呢你说说看,他们不会也去找点刺激吧?小丛说我觉得我们不会,就是他们有那种想法,时间和地点都不合适,氛围也不对。小蝶噗地笑了,他说是啊,不过男人都是一样的小蝶看了眼小丛,补充说,不过你跟他们不一样。小丛也笑了,他说我也是男人,为啥不一样呢?小蝶说不知道,反正你跟他们不一样。
  两人走着,有些放松也有些亲近,胳膊若有若无地碰着。小蝶睕了小丛一眼,说,小丛,其实你的心意我明白。小丛愣了愣。你是指哪方面?小丛问。小蝶说上次编辑部搞50年庆祝活动,吃饭时咱俩埃着,你给我夹菜的动作和瞅我的眼神,当时我就明白了小蝶的话令小丛大感意外,不自然地说,不会吧。小蝶根本没理睬小丛的反应,继续自己的思路。小蝶说其实吧,人都有逃脱的潜在意识,有的是身体的逃脱,有的是精神的逃脱,其实呢,逃脱也是一种思想的境界,也是一种浪漫的情怀。小丛,你想过逃脱吗?小丛一脸茫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小蝶说,如果咱俩私奔,你敢不敢?私奔?私奔到什么地方?小丛紧张地问。小蝶说随便到什么地方,最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浪迹天涯海角,像两张飘零的叶子,随便落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小丛被小蝶的神态和情绪感染了,同时也吓着了。小丛说那样不错,就是不现实。小蝶转过头来,问小丛:你敢吗?小丛没说话,但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小蝶哈哈大笑,她说我跟你开玩笑的,是考验你知道不知道,我跟你对象是好朋友,这回我可以告诉她,你是个老实的男人。
  小蝶忽阴忽晴的急速变化终于结束了,小丛舒了一口气,他似乎觉得自己和小蝶之间仿佛在河流的两岸,他们的对话还没有遇到相会的鹊桥。
  
  很显然,一切都是徒劳的。四个人聚会到一起时,已经到了返程的时间,车是不等人的,边境口岸也是要闭关的。老冯说一开始我就反对参加过境游,是不是小丛?前天老霍说这件事时,我是不是没表态。大刘说没表态也不等于你反对啊。老冯说我心里反对来着。大刘说你心里反对谁知道,还以为你默许呢。小蝶说是,是我积极倡导的,可我只是个小白丁,说了不算,没决定权。再说了,我也没想到会出事儿呀,以前,我同学到这边开会,也出境来着,还带了好多工艺品,别人出境没事,为啥倒霉的事儿让咱们摊上呢,崩溃了,彻底崩溃了!小丛说大刘你也别埋怨别人,老霍最后下决心还不是因为你。因为我?你把话说清楚,为啥是因为我?小丛不紧不慢地说,你忘了,你给老霍敬酒时说,大家难得到这边一趟,几千公里都跑了,就差几十公里啦,当领导的要给大家创造条件谋福利小蝶说对,你还跟老霍说,这才是最大的官德。大刘说我说了又怎么样?我不过是应酬的话,我是谁啊,老霍凭什么听我的?小丛仍不紧不慢地说,老霍跟我说了,他说大刘说的对,应该让大家放松放松。大刘有些恼火,他大声说,小丛,刘哥对你可不薄,要知道我大刘这人爱憎分明,谁对我一个不仁,我对他一百个不义。你以为你这样说自己就逃脱了干系?旅行社不是你联系的?手续不是你办的?钱不是你和小蝶交的?
  老冯摆了摆手,说别相互埋怨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埋怨有用吗?要知道,这件事在场的各位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干系,咱们现在是一个利益整体,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困在同在一条船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是不是这样?大家相互看了看,默认了。老冯说所以,现在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同舟共济,共度难关。小蝶说,老冯你说吧,下一步咱们怎么办?老冯慢条斯理地说,今天我们只好住在这个小镇了,明天再回去。一呢,我们不能扔下老霍不管,也不敢扔下他不管,二呢,我们是后天上午的飞机票,还必须返回单位。所以,找老霍只能是今晚和明天大半天时间。为了老霍,为了我们自己,大家卖卖力气吧。大刘点了点头说好,这样可以,等一天,咱们对得起老霍,第二天准时回单位,也向组织有了交代。
  太阳西下,花街上的喧嚣说没就没了,很多摊位收摊,街面也宽敞了一些。这时候,花街显示出了老态,同时也散发出古旧的魅力。街道是几近方形的石头铺就的,在夕阳的映衬下,路面泛着耀眼的金光。四个筋疲力尽的人坐在一家茶水店休息,大家仿佛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漂流,现在反而平静了。小丛摇晃着手里的茶杯,若有所思地说,太阳下山了,让我想起小时候,一次我发烧,母亲和隔壁的大姨去村口给我叫魂,她们敲着小铜锣,喊我的名字,要是喊霍领导名字,霍领导能听到就好了。小蝶听得入神,一幅天真的模样问:后来呢,魂回来了吗?大刘说,胡说八道,哪有什么魂儿,谁能证明自己是有灵魂的?小丛说我认为有,只是没法儿证明。
  老冯在一旁自言自语,现在检查站该封关了吧,你说,他们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我们集体外逃了呢?
  这时,小丛的手机响了起来。小丛连忙接听电话,不停地说点头,说好好是是之类。大家都死盯着小丛。小丛从嘴旁移开手机。老霍吗?大刘急促地问。小丛模样古怪地点了点头。小丛告诉大家,是霍领导老伴来的电话。一如大家分析的那样,老霍的确是因为手机没电联系不上大家。原来,老霍在一家杂货店里碰掉一个罐子,被人家讹2000美金,老霍身上没钱,又联系不上你们,被困在一个店里。好在,老霍还知道家里的电话!

 
《韶关日报》传承红色基因讲述红色故事”征文启事
《新疆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年·经验与启示”征文启事
《安徽日报农村版》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启事
海湾杯”文学作品征文和摄影作品大赛揭晓
《西藏日报》理论版征稿启事
征稿公众号「书单」1000-2000元/篇
《奇幻志》新媒体征稿启事,超短篇、科普文千字100元
《中国邮政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我与改革共成长”主题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更多...

胡适

鲁迅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王延和——追求卓越 再创传奇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